八声甘州

达拉崩吧骑士与吟游诗人

卡米尔视角

  国王最心爱的女儿被北方的巨龙抓走啦。

  这个消息刚刚传开的时候,我的脚刚踏进这个陌生城镇中心最大的酒馆。然后清晰可见的,所有人的表情霎时间看起来都非常的酸爽。

  我的眉头皱了皱,将围巾提了起来遮住唇角,往门旁边的楼梯间上站了一步。然后看着人们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,拥挤着跑出了酒馆。

  吧台后昏昏欲睡的酒保抬起眼皮,懒懒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 “Water,tea or Coca Cola?”

  ……总感觉这是什么新的套路。

  我谨慎的绕过满地的狼藉,跨过一条它正假装他很好,实际上它显然已经承受不住任何重量的木条,艰难的来到了吧台前,坐上高高的椅子。

  “热可可,谢谢。”

  我在这个城镇落脚后的第三天,“北方的巨龙在黎明来到之前,抓走了国王最心爱的公主”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。

  听说国王发出了诏令,要召集最勇敢的武士去讨伐恶龙,救回公主。听说诏令公布三天之后,仍没有人来应征。听说终于有一个勇敢的骑士来到国王面前,接下了这个任务。听说,他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安迷修。再说一次,他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安迷修。

  酒馆里的人们小声交谈着,讨论着这个骑士的来历……和他长的惊人的名字。

  吟游诗人的责任,是传唱一些英雄事迹和瑰丽史诗,冥冥之中我已有预感,他会成为我诗篇的下一个素材。于是我在黄昏结束之前,比国王欢送骑士的队伍更早一步出城,然后在骑士必经的岔路口等了三天三夜。

  当骑士来到我的面前的时候,他显然很惊讶。……说实话,我也挺惊讶的,毕竟他不但将半天的路程用三天的时间走完,还衣衫褴褛,面黄……不,除了衣衫褴褛,他的面容依旧精神焕发。

  我给他看了国王颁发的诏书,解释说我是他钦选的记录者。他几乎没有怀疑,然后告诉我他如此的衣衫褴褛,完全是因为他绕道去清剿了几个占山为王的不法团伙。

  “你的正义感很强烈。”

  沉默片刻后,我如此评价他。

  “谢谢,我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安迷修,你可以叫我安迷修。”

  他显得很开心,也许是为了正义感强烈这个评价。

  “卡米尔。”

  我不喜欢与人肢体接触,于是仅仅是向他点了点头。然后,我们就一起踏上了旅途。

  前往巨龙堡垒的旅途绝说不上平坦,如同我最开始的评价,他有强烈到过盛的正义感和责任感,通常在我沉睡时突然将我喊醒,说他要离开片刻,然后在黎明到来之前带着一身血腥味归来。

  不是去捣毁附近的某个不法团伙,就是路遇即将分娩的产妇将她安全送回家,说不定还举起了他的那双异色长剑跟产妇加了个油。

  与他相反的,我则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,创世神造出万物,也给了他们按自己方式活下去的权利,无论是为恶还是向善,都由他们自己为自己买单。

  ……自己为自己买单。

  我沉默地看着眼前一群凶神恶煞的拦路人,光凭气质来看,他们应该是被骑士好心清剿的不法团伙余孽。

  双拳难敌四手,骑士终究难以招架的住这样的围攻,更别提分神来照顾我这边的状况。于是我就落入了凶神恶煞的人里最凶神恶煞的人的手中,他的力道很重,在他将我的斗篷扯了过去,又一脸凶悍的举刀抵住我的脖子的时候,我的眸色暗了暗,但是还是没有作出抵抗的举动。

 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说话,自天空中就传来了震耳欲聋般的龙啸,一块从天而降的落石,精准地击中了我身后的人,并成功溅了我满身的血。我在千钧一发之际抬手架住了脖子上的刀,免得自己也血流成河。

  我抬头望了望天,但天上已没有了巨龙的身影。骑士对令我涉险感到抱歉,然后为此贡献出他唯一的一套换洗的衣物,然后亲手做了一份晚餐。解决了这些人之后,骑士的经验已经刷满了,我们随时可以开始最后的副本。

  我喝着汤,他说着话。我猜测根据传统诗歌里的一贯套路,他要跟我说他的身世,然后问我有没有什么愿望。

  我看着他,跟他说。

  没有。

  他果真没想到我的答案,一张年轻的脸显得有些尴尬,我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,于是又补充说明了一句。

  不是所有人,都想成为正义的使者。

  他不说话了,沉默了一会儿说。

  那就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吧。

  我喝了一口野鸡汤,觉得骑士的手艺还不错。

  第二天,我们终于到达了巨龙的堡垒,走到了巨龙的面前。这头极凶恶的巨龙有一双绀紫色的眼睛,此时化作了人形坐在他的王座上,单手支着下颌仿佛已经等待了很久。他看见了我们,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了骑士的面庞,最后落在我身上,他的语气淡淡的,仿佛那只是不经意的一句话。

  “卡米尔,太慢了。”

  我上前了一步,就这样轻松地划开了与身后之人的界限,垂下了眼眸,将右手摁在左胸之上,做了一个表示尊敬的礼仪。我可以清晰地听见身旁传来地手骨蜷紧时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响声,一边怀疑骑士是不是骨质疏松,一边回答那人的问题。

  “抱歉,大哥,路上耽搁了一会儿。”

  几乎没有多少反抗的,骑士便被帕洛斯他们关进了大牢。大哥首先欢迎了我的回归,然后问我怎么看待骑士。我认真地想了想,其实思考只是我的一种习惯的姿态,答案早已备好,成竹于胸,于是我回答大哥。

  “他日后很可能会变成我们的麻烦,能杀了他,就最好。”

  后来,骑士到底没有死在堡垒中,他跟公主见了一面,然而那位公主并不想回去,于是骑士接下了公主的信物,蔫哒哒的,好似泡久了的腌咸菜一般准备踏上返程的路。

  他走的时候,我去见了他一面。别问我为什么,就算是诗歌也需要结尾。我看着他,他看着我,我并不是很想探求他的感想,也并无欺骗他的悔意。

  无论我说什么,他都不会停止他过剩的正义感以及自以为是的骑士道,那么就让他坚持下去好了,终有一日,他或许能斩尽世界上包括我在内的恶党,得到身为最后的骑士的荣耀。或者死在哪条臭水沟里,任人去惋惜亦或嘲讽。

  “再见,安迷修。”

  我这么对他说。

  这个故事就该这么完结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