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声甘州

“女人你走的吾心烦,坐下来。”

“罗喉他真正没事吧……”

“哈,答应了吾只能死在吾的手中,他若有事,便是背信弃义。”

“你……武君确实欠你良多,但是他平日对你也是包容信任。答应吾,若他能回来,你们好好相处。”

“吾不答应不可能的承诺,也没有如果,他一定会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