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声甘州

墨凤

##
#悄悄的安慰一下可怜的小孩儿#

  风中和着浓郁的血香,白羽在血水里打转,染上猩红的色彩。然而无论多么凄艳的色彩,在黑夜里都只会有一种颜色――

  墨色。

  高挑的青年立于枝头,谍翅鸟轻啄着他的指尖,大概是在传递什么讯息吧,使得他看似十分认真的侧耳聆听,以至于连隐于暗中的弩箭都看似被忽视了。

  然而只是看似。

  一别经年,昔日那个叛逆着渴望逃出牢笼的少年已能掌握整片天空,在广阔无垠的天穹中,什么样的弩箭能射中一只羽翼健全的鸟儿?

  断剑与惨嚎声止于飘飞的白羽中,却又悄悄的混入了别的颜色。乌鸦在幽暗的密林中展翅,自死亡的泥沼中带回了黑夜的使者。

  正如那一日,弯曲的鸟喙自乱葬岗中啄取美餐,却刚好唤醒了一个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死亡的人一样。

  此后那抹亡魂一直游荡于爬满苔藓的墙垣下的阴影中,事实就是――没必要再见。掌控着那座牢笼的将军与那个国家同样灭亡了,就像史书通常会有的那种戏码,而不同的鸟儿有不同的生活方式,哪怕它们曾经亲密的挤在同一个巢穴中,互相啄顺被雨打湿的羽毛。

  唉。

  本来应当如此。

  眼底绘有华纹的男子在浓密的叶荫后满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惯用的丝质手套正紧握着一支泛着幽幽绿光的银箭。

  是因为实在是太顺手了,所以才会不小心截下这支差点成为漏网之鱼的箭吗。但恐怕更麻烦的,会是下面将要承担的来自某个人的怒火。

  看,那小子深蓝色的,犹如天空一般的瞳孔已经看过来了。

  避无可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