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声甘州

##
#私设#

  那是十数年前的事了。

  当时慕容捷之名还未响彻江湖,山高水远,云雾苍苍之处还未有一个哥安寺。只有一个手持禅杖,独身行走水深火热之处,名不经传的还俗僧人。

  他武艺高强,嫉恶如仇。然而正所谓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。行侠仗义,救了一些人的同时自然也让人恨得牙痒。也不知当地豪绅与官府织罗了怎样的罪名,将他自众目睽睽之下带走,锁进了闭塞黑暗的小囚室。

  牢房之中嘈杂又黑暗,到处都是哭爹骂娘的咒怨声,一日之间总有两三犯人被带走,又浑身是血的被拖回来,像是杂物一般被官差丢入角落,一般拖不到半夜人就没了呼吸。

  慕容捷坐在潮湿腐烂的谷草上,心里想着换上囚服时被人夺去丢在一旁的老虎布偶,那是刚刚被他从歹人手里救回的小姑娘给他的,她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嫩白的手指就勾住他的衣袖,脆生生的许诺长大后要做他的新娘。

  想着想着,他就不由按住额头低低笑出了声,不知是为那姑娘,还是为他自己。

    牢头每日只为犯人送一顿饭,清的可以照见人面容的米汤,半俩馒头,以及只看得见青椒的青椒炒肉。每每执箸将菜强吞下去的时候,慕容捷的脸色都要比米汤还白。

  夜间他倒在草垫之上,暗中掐算着自己的大限,沉沉阖眸。

  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

  可是,慕容捷渡不了自己的苦厄了。

 
 

评论(3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