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声甘州

现代au


  羚角号的四个住户们都打游戏,虽然打的不是同一款。

  佩利喜欢血腥格斗类的游戏,犹爱肢体横飞血肉四溅的画面。那款名为《逃生》的游戏火了以后,本以为挖掘到了新大陆的佩利在借到了帕洛斯的steam账号后急冲冲地将游戏入手,又被主角无法攻击的设定憋的整个人都要螺旋升天,偏偏里面有些稀奇古怪的死法总让他心痒痒,在不断地暴躁又被安抚的循环中,最后他连晚上做梦都在磨牙,不知是在咀嚼哪个npc的骨肉。

  比起他来说,雷狮则沉稳许多。雷狮喜欢打cs,而且达到了灵肉结合的程度。绛紫色的双眼懒懒散散的盯住了屏幕,随着鼠标按键有节奏的敲击声,画面中不停的冒出了或金色或银色的徽章,届时他再潇洒的点上一根烟——不,由于他的小堂弟一闻到烟味就要咳嗽,还不愿意把这事当成个事一样拿出来说,甚至于凌晨两点了都能嗅着阳台上的烟味,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咳了个脸通红。羚角号就成了男生寝室楼里唯一遵守了“公共场合不吸烟”准则的寝室,还领了个先进宿舍的奖状。总之,现在的雷狮只能在获得胜利之后寂寞的点上一根棒棒糖了。

  至于帕洛斯,他换游戏的频率跟隔壁班的雷德告白失败的频率一样,不一样的是雷德只向一个人告白,而他是不停地在换游戏种类。每一种游戏玩了三四天就腻了,但他偏偏又手法犀利,hold住任何一种类型的游戏。等他玩儿的没趣了再把游戏光碟二手贩卖,再附上攻略一份,居然还小有盈利。

  最后是卡米尔。

  令人意外的是,他并没有选择需要逻辑性极高的推理游戏,而是跟同龄人一样一直在玩着一款名为lol的游戏。本来这种组队吃队友的游戏嘛,一般人开黑的时候都是大呼小叫,恨不得自己能来一波输出靠吼,各种骚话层出不穷。但是卡米尔打这种游戏的时候意外的沉默,其他人只能听见键盘哒哒哒的响声,而从来没听过卡米尔与什么人语音沟通,更别提说脏话了。唯一能判断他心情好坏的,也许只有他是不是忘记了吃摆在桌子上的小蛋糕了。

  前几天lol的s7全球比赛正式打响了,卡米尔捧着电子工具的时间明显比以往长了两三倍。帕洛斯偶尔会凑过来看两眼,他懂这个,也是唯一能在游戏上跟卡米尔说上话的人,虽然两人的游戏风格截然不同,可以说是不要怂单纵就是干和保守打法的区别,所以通常他都会被卡米尔以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目光劝退。

  今天的羚角号气氛有些不太一样。

  帕洛斯刚踏入寝室的时候,他那根敏锐的危险雷达就竖了起来,随即他不着痕迹地观察了一番房间,试图寻找出什么蛛丝马迹,然而无果。佩利在卫生间里喊麦喊的起劲,雷狮没回来,今天是周六,他应该约了隔壁班的安迷修去了拳击俱乐部。卡米尔在书桌前看着平板电脑,脸上无悲无喜。

  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。再看了一眼时间,哦,知道了,今天应该是lol的四强晋级赛吧,但是看时间比赛应该早就打完了吧。

  帕洛斯怀着极大的兴味凑到了卡米尔身边,开了全屏的画面右上角还写着“重播”两个字。看起来红色方的队伍是卡米尔最喜欢的那一支,然而比分却是一比二落后。又看了一会儿,帕洛斯觉得这局游戏已经没必要看下去了,红方的节奏已经完全被打乱了,蓝方灵活的阵型变换使得胜利的天平渐渐倾倒。

  他能想到的,卡米尔自然也能想到,或者说卡米尔会比他想的更远,投入更多。精于分析的人往往不愿意去尝试或者等待,因为理想中的结果已经被预定好了,再去做就等同于无用功。但是似乎某个土象星座天生就是执拗,认死理的象征,哪怕是个聪明人,也容易陷入泥沼中无法自拔。

  帕洛斯瞄了一眼卡米尔的表情,勾了勾唇角。

  呵,小孩子。

评论

热度(1)